B125—陈季冰:谁能阻止活熊取胆?

作者: 
陈季冰
职务: 
南方都市报

热度: 310

摘要:由归真堂的IPO过会审批而引起的围绕活熊取胆———动物权利的经典范例———的法律与道德争论至今仍在持续发酵,迫于舆论压力的归真堂近日不得不邀请一些媒体前往它的饲 养基地,展示活熊取胆的过程。



    ■媒体观察之陈季冰专栏(南

    由归真堂的IPO过会审批而引起的围绕活熊取胆———动物权利的经典范例———的法律与道德争论至今仍在持续发酵,迫于舆论压力的归真堂近日不得不邀请一些媒体前往它的饲 养基地,展示活熊取胆的过程。

    然而,这种“公开”究竟想要向我们传递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呢?依我看,这本身就是模糊不清的。因为不论你在取胆过程中多么“善待”那些熊,它们怎样“无痛”甚至“舒服”(能说出这话的人的确很可笑),你不能否认,在活熊身体上开个口子提取胆汁,是一件看起来相当可怕的事,哪怕这样做真像那些支持者宣称的那样能保护熊免于被屠戮。

    这场激烈的道德辩论可以朝许多不同的方向延伸:

    例如,它关涉到证监会发审委批准IPO的标准问题。就我个人而言,既然发行审核制度名义上的目的是为了替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把关,帮助他们控制投资风险,那么,要求发审委以企业行为是否道德来决定给不给它发放“圈钱证”,似乎就是不恰当的。假如证监会突然变成了一个以弘扬和传播正确价值观(这里权且不辩论活熊取胆究竟算不算违背了所谓“主流价值观”)为其重要使命的政府机构,就像各级党委宣传部那样,那么,若因此而导致股民重大财务损失,它是不是更加不道德呢?

    又如,它还很容易与普遍的动物权利(一个多么含混不清的概念!)形成滑稽的对照。正如许多人说的,既然熊的权利应当受到如此大惊小怪的重视,那么鸡鸭牛羊呢?既然在熊身上提取一点胆汁是不道德的,人类却无时无刻不在杀害上述家畜,还有江河湖海里的鱼鳖虾蟹……这两者之间的道德与不道德又当如何衡量?更有思维偏激的人士由此提出一种古怪和极端的说法:在基本人权都经常受到触目惊心的粗暴践踏的中国,为熊瞎子“维 权”实在是太奢侈了!当然,在我看来,这些论调都属于彻头彻尾的诡辩,其唯一作用就是加深社会大众在这个问题上的困惑。

    还有一种本质上是功利主义的观点赢得了不少头脑简单的人的喝彩,因为它特别醒目,表面上似乎也很有说服力,所以我在这里愿意特别拿出来晒一晒。它认为,如果活熊身上取来的熊胆粉是用来拯救危重病人的生命的,那么还情有可原。但实际上,大量的熊胆粉都被制作成高价保健品,最终成为庸俗的人情往来甚至贿赂用的馈赠品。这一现实状况进一步反衬出活熊取胆的不道德。像我这样的经验论者和怀疑论者之所以对这种观点特别警惕,是因为它依据一种行为的动机和目的来判断它的合法性或合理性。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从根子里反市场、反法治的极权思维,是自由的最大敌人。因为在一个依法办事的自由社会里,一种行为合法与否,一定是以这种行为的过程是否违背了普适的社会规范为标准。将这种逻辑推演下去,如果我赚钱不是用于生活必需品的“正常消费”,而是购买许多“不必要”的奢侈品甚至饕餮浪费的话,就应当被禁止。尤其是当我眼见路有冻死骨,却仍进行奢侈消费的话,那岂止是不道德,简直就是犯罪!不管读者怎么看,反正我个人认为这种逻辑是极其可怕的,我绝对不会同意它变成现实,尽管我实际上很少奢侈消费。

    现在,让我来说一说我对这个问题持什么样的看法吧!

    我坦率地承认,以现有的经验和理性能力,我没有能力判断活熊取胆究竟是否不道德;如果是不道德的,又不道德到何种程度。我也无法回答活熊取胆在道德上与杀猪宰羊有没有或有什么根本性的差别……因此,我无法支持或反对它。

    但有一点我却是再明白不过的:我们绝不能糊里糊涂地赞成那些“立法万能论者”的呼吁,试图用国家制定法律或行业规范的办法来强制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么做的有害性和荒谬性是不言而喻的。我们知道,国家不是不可以为保护珍稀动植物专门立法,但它的目的是防止列入名册的濒危珍稀动植物灭绝,而非鼓励某种针对动物的善举。现在,我们假设全国人大或地方人大专门为“如何人道地取熊胆”立一个法,则可以预见,那些对牛、羊、猪或其他任何动物怀有特殊爱心的人士一定会为他们各自心爱的动物“权利”而战斗,如果对他们的要求一视同仁,则国家将为一切动物的饲养、繁殖、屠宰等立法。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我们所有的精力全都用在立法上都仍不足以保护这些动物的权利,因为总有人会怀着强烈的道德感指出更多以前闻所未闻的虐待动物的可恶行径。(南方都市

    换句话说,只要我们不打算把熊当成人来对待,那么立法保护它不受虐待的办法注定是死路。那些狂热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不明白也不愿意明白的一个重要道理是:在一个人文主义价值观主导的社会里,善待动物这种美德的根本目的永远不可能是保障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动物“权利”,而是为了服务于某种最终有利于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南方都市

    如果我说得还不够清楚的话,就让我们一起回忆一下传统社会里的一些特殊习俗和观念(尤其是禁忌)吧———屠夫为什么是一个很少人愿意从事的行当?刽子手在行刑前为什么会举行特殊的祭拜仪式?同样是偷盗,有些如盗墓为什么被认为特别伤天害理?人们从事了有些恶行为什么会被诅咒断子绝孙,而从事另一些恶行却被诅咒死于非命?……

    因此,如果你问我为什么吃狗肉是不道德,而吃羊肉就仿佛没什么不道德,我绝不会像许多聪明人那样搬出一大堆“科学”道理来,我的答案会很简单,也很愚昧:因为我的父亲是这么认为的;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是因为他的父亲——— 我的祖父是这么认为的……一般情况下,我基本上是盲目地、无意识地跟从了前辈的是非善恶观念,除非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使我不得不改变。

    事实上,这就是人类道德,或者说价值观。使一个人成为好人的,不是理性和逻辑,而是传统。上文提到那些特殊的习俗和禁忌只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价值观的极端体现,而这些悠久的价值观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又有什么样的科学依据?……老实说,对这些问题我们大多不甚了了。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是:它们对维护我们社会的生存、繁衍和延续是有效的。这么说绝不是要把道德价值绝对化、永恒化,实际上,随着时代的推移,任何社会都时刻处于演化变迁之中,而道德价值也会随之自然调适。如果一种传统的道德价值变得不再适应甚至危害到社会生存(例如女人以缠足为美),那么结果只有两个:不是这种道德价值逐渐消亡或改变,就是对它的固守导致那个社会逐渐解体和灭亡。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认为,面对类似于活熊取胆和之前一再发生的爱狗人士高速公路上堵截运狗车之类的事件,历史传统留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是非与善恶观念会帮助我们来做各自不同判断。例如,动物保护主义者们可以身体力行地抵制购买归真堂的产品,可以通过不遗余力的宣传说服大多数人,形成一种全社会反对活熊取胆的共识,使这种“野蛮行径”因失去市场而自然消失。当然,持“活熊取胆无辜”论者也可以根据他们的信仰(同样也遗传自他们的父辈、祖辈)来证明和宣传自己的理念。最终,时间会成为竞争着的不同价值观念的仲裁法官。(作者系媒体从业者)




来源:http://gcontent.oeeee.com/2/ae/2aec405d4b595923/Blog/487/7a466b.html

分类: 
报刊类

添加新评论

大赛指南

  • 主办单位
  • --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
  • --中国新闻摄影学会
  • 承办单位
  • --安徽天方茶业(集团)有限公司
  • --动保网
  • --中国企业摄影家联盟

  • 亚洲动物基金
  • 北京市法学会公益法研究会
  • 中国动保记者沙龙
  •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

  • 中国文联《神州艺术》杂志
  • 中国张家界当代中国画创作研究院
  • 中国禅茶协会
  • 上善文化教育学会
  • 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 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 金蝶软件(中国)有限公司央企大客户事业部
  • 东巴视觉艺术研究中心

  • 中国新闻社
  • 中国网络电视台(央视网)专题频道
  • 中华读书报
  • 人民网
  • 中国网
  • 新浪网
  • 腾讯网
  • 光明网
  • 经济网
  • 凤凰网
  • 大公网

  • 2015年11月1日前,凡在具有全国统一刊号的报纸、刊物,或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的、具有登载新闻业务资质的新闻网站,知名动物保护组织门户网站上正式发表的新闻作品,均可参评。
  • 参评作品如侵犯著作权、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商标权等,评选工作委员会有权取消其参赛资格,法律问题由参评者自行解决并承担责任。

  • 作品征集从2015年6月22日起,截稿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以收到作品时间为准)。
  • 评选采取征集与展播相结合、单位统一组织和个人自由来稿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参评作品边征集边在相关网站进行展示
  • 参评作品可刻录光盘邮寄到组委会,也可发送到评选工作委员会征稿电子信箱。
  • 参评作品可以是电子版原稿、媒体刊载的截图、报刊复印件等。

评选截止

作品征集

作品征集从2015年6月22日起,
截稿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
(以收到作品时间为准)

关于我们

首届“天方杯”动物保护新闻奖.
宣传爱护动物的普世价值观,展示新闻舆论战线关注动保议题、提升动保理念、实践动保行动的报道成果

联系我们

动保新闻奖评委会:

  • 3207756167@qq.com 
  • 联系人:汪佳其(微信:wjq1117)
  • 手机:13465871613
  • 地址:山东青岛黄岛区灵山湾路247号203室

请在电子邮件题目或邮件信封上注明“参评动保新闻奖”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