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92—陈伟斌:昔日偷狗贼自爆内幕:一晚偷狗三只获利上千

作者: 
陈伟斌
职务: 
南都记者

热度: 381
江北一处卖狗点内,一只狗被宰杀成两半。
江北一处卖狗点内,一只成年狗被锁在铁门内,不时向外张望。



  昔日“偷狗贼”自爆内幕

  一晚偷狗三只获利上千

  南都记者暗访调查狗肉流通黑色链条,市场监管尚属空白

入冬以来,惠州频发抢狗事件。不少养狗者疑问,“到底是什么样的动力,驱使人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去抢劫一只狗?”近日,曾经的偷狗者阿力(化名)回忆起首次偷狗获得的暴利仍记忆犹新,“那天四个小时偷了6只狗,“老大”给了800元,我当时惊呆了,这几乎是我打工半个月的工资。”就是这种一本万利的金钱回报,让阿力心甘情愿铤而走险。

 

  南都记者经过暗访调查得知,被抢的狗主要流向狗肉店,偷狗、抢狗、毒狗背后隐藏一个近似产业链的黑色链条,抢到一只狗就能获利300余元。目前,惠州市大部分屠宰狗肉来源都不明确,而对狗肉的监管又是一个空白。

  暗访

  镜头1

  地点:江北三新村附近一家狗肉店店老板绝口不提狗肉来源

  入冬以来,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江北三新村附近一家羊肉、狗肉店就会异常火爆,店内座无虚席,大多客人面前,都点有狗肉。12月10日,南都记者先后两次以吃狗肉为名前往该店了解。店老板每次均表示,店里的狗肉货真价实,都是农村来的柴狗,没有任何质量问题,但是,被问到具体来路时绝口不提。

  后来,南都记者第三次来到该狗肉店,对该店老板谎称,这几天一直在他们店里吃狗肉是为了考察狗肉质量问题。因为想举办一个同学聚会,大家想吃狗肉,又怕肉有问题,主要是听说不少是宰杀毒死的死狗。

  该老板一再向南都记者保证,狗肉绝对新鲜,都是当天杀的,当天焖到锅里的。如果想要这么多人吃,得提前预订,因为他们根据吃饭人数去买活狗。同时,他对南都记者透露,每只狗的进货价都是18元一斤,做成狗肉后每斤50元,这已经比河南岸一些狗肉店便宜很多了。在南都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店老板当天下午让南都记者看到刚从市场上运回来的8只狗,每只都有20公斤左右,都显得很瘦,有4只腿已经瘸了,明显是被打断了,见到人走近特别恐慌。运狗人透露,这几只狗有一部分是从东平荷兰水乡附近的市场买来的,有几只是从江北新围路旁边的一个卖羊狗的地方买来的,关于那些卖狗的人是从哪里拿到的,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是从农村的村民手里收购来的吧!”

  记者随后分别走访了麦地、东平等几个地方的狗肉店,几乎所有狗肉店老板对自己所卖的狗的来源都不是太清楚。

  镜头2

  地点:东平荷兰水乡附近一市场“你没必要知道狗肉来源”

  12月10日,惠城区东平片区荷兰水乡附近一个市场内,挂着几只剥了皮的狗,“20元一斤,要是想要的话,可以便宜一些,”一处档口的老板告诉记者,这些肉都是从广州运过来的,质量绝对有保障。记者试探称,自己是开火锅店的,江北三新北路一家狗肉店老板推荐说这里有卖柴狗的,就过来看看,不想买被杀过的狗,质量没保证,想要买没杀过的狗。

  该档口老板见记者要离开,连忙上前拦住,告诉记者,算是找对人了,“活的每斤18块,死狗价格低一些,每斤13块钱,可以先看狗,再订货,如果长期要的话,可以便宜一些,还可以包杀洗。”记者询问这些狗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该档口老板立马提高了警惕,对记者说,“小兄弟,是第一次在惠州开狗肉店吧,熟客的话都不会问狗是从哪里来的,狗都是从省外送来的,具体的地方你也没必要知道。”

  镜头3

  地点:江北新围路附近名贵狗也是论斤卖

  记者随后又来到三新菜市场,找到一家卖狗肉的档口,老板告诉南都记者,今天的狗肉价格20块钱一斤,狗都是自己收购上来的。记者称今天可能要多买一些,至少够20桌人食用的量。该档口老板向记者透露,她这里没有那么多狗肉,如果想要的话,建议去金泽物流园旁边榕头村里面一处专门卖狗、羊的地方,要是想在近处买的话,建议去惠州市新围路边那个专门卖狗、羊的地方看看。但是,这两个地方都比较隐蔽,需要熟人带领或者自己好好找一下,才能发现。

  12月10日上午,南都记者在知情人的指引下,在位于江北新围路附近旁边找到一条小路,顺着小路走进去,看到一处搭建的简易棚。当日,正有一辆大卡车运来一车的山羊。记者说是熟人介绍来买狗的,该处工作人员并没有多问,只是说,狗都在里面自己去看吧,看好了再谈价格。

  有几只狗被关在棚子内,四周用铁丝网护着,狗看上去很瘦,显得无精打采,但是,这并不妨碍很容易就能发现里面有两只哈士奇和两只德国牧羊犬,而这几只名贵狗并没有伤残的迹象,记者趁着无人看着,扔给哈士奇一块儿火腿肠,但是几只狗看了看都没吃,“这狗都不吃食物了,是不是病狗?”记者借机询问。该处工作人员解释称,这些狗不是太饿,只有熟人喂的时候才吃。

  南都记者谎称,已经选好了,并且指了指德国牧羊犬和一只哈士奇,该工作人员连头也不抬地说道,“活狗14元一斤,包杀的话18元一斤,这些都是农村里家养的,绝对没有吃饲料,主人吃什么它们就吃什么,放心就好了。”随后,记者以回去跟合伙人商量商量为由,离开了该处去了金泽物流园的附近,但是,在那里没有找到前面被告知的地方。

  据阿力透露,在一些收狗的地点看到哈士奇并不奇怪,以前偷狗的人只是针对一些土狗,现在偷和抢已经不在乎什么品种的狗了,“要是能抢到名贵的狗,那就更划算了,”阿力告诉记者,前几天听以前一起‘混江湖’的朋友说,在东莞有几个朋友抢到一些雪橇狗之类的名贵狗,都会有另一种走货渠道,就是运到外省的一些宠物店去。

  失狗事件簿

  疯狂的偷狗:由偷到持刀入室抢劫

  10月26日 惠阳区平潭镇新岗村

  当天凌晨,三名男子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进村,偷一户人家门前的狗被发现,一名偷狗贼拿出砍刀威胁并将狗带走。一名村民开轿车紧追撞上了面包车,偷狗贼被追上来的很多村民攻击,致使一死一伤。

  11月16日 惠城区云山上寮村

  当日早上7点30分左右,三名歹徒持刀闯入三户菜农住处,用刀逼住菜农,抢走五条狗,其中一条是纯种的雪橇狗。

  11月20日 仲恺高新区东升村

  当日清晨7点30分,三名男子开着银白色面包车,其中两人持刀闯入家住仲恺高新区东升村的张女士家里,抢走一条名犬萨摩耶,并且将主人打倒在地,开车逃走。

  11月21日 惠阳区秋长维布村

  当天4名男子骑着两辆摩托车进入惠阳区秋长维布村汉昌花木场,用射狗针击中一条狗,主人发现后,男子还拿射狗针朝主人射击,并当面抢走被射中的狗,全过程不到3分钟。

  内幕

  暴利多少

  老大一天获利两千

  究竟抢狗的背后,有着怎样诱人的暴利,让人挖空心思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些违法的勾当呢?

  阿力至今对2010年11月第一次偷狗后获得的暴利记忆犹新,那一天从凌晨3点到7点,在惠城区汝湖镇某村偷了6条狗,“当时,因为是第一次偷狗,老大说是多给我一些,为了增长我的自信心,”阿力拿到“老大”给他的800块钱后,“我当时惊呆了,这几乎是我在东莞打工半个月的工资。”正当阿力异常兴奋的时候,他的“拜把子”兄弟阿彪偷偷地告诉他,“老大”是骗他的,“老大”拿得更多,这6条狗至少能卖到2500元。

  阿力是湖南人,2011年在陈江混“江湖”的时候,被阿彪介绍给了“老大”,跟着偷过一段时间的狗,后来因为“老大”给的钱太少。而且,一个朋友在博罗偷狗时被警方抓了,所以就“金盆洗手”不再偷狗,后来跟着阿彪做起了装修生意。

  阿力透露,很多偷狗和抢狗的都是无业人员。他们经过朋友介绍认识“老大”,“老大”提供面包车和偷狗、抢狗的工具,“工具很简单,就是套索和砍刀、木棒”,面包车都是套牌车,即使被视频拍到了也很难查到。“老大不管我们从哪里搞到狗,就算是出省也没关系,只要搞到就行,”

  “其实,到我们手里的钱很少,主要都在老大手里了,”阿力现在提起来还有些忿忿不平,偷来的狗,“老大”一斤给我们3元,他往外卖的时候,活狗一斤15元,死的一斤10元。临近冬天,很多狗肉店老板都会找老大要货,一天至少能够搞到一二十只,有时候能搞到三四十只,大概每只都会超过15公斤,一只就能获利近300元,算下来,一天至少能够获利两千元。让阿力最不忿的是,买狗人的资源都被老大掌握,他们大部分都知道狗的来源,但是从来也不问。

  “这里面利益太大了,我们搞装修生意,累死累活也赚不了多少钱,他们一个月下来都能搞到几万元,”阿力一边展示着自己当时偷狗时被狗抓伤的疤痕,一边告诉记者,有不少人在惠州或者东莞一带熟悉了环境后,就自己跳出来找几个人单干,自己做“老大”,货一般都会直接送到狗肉店里面去,或者靠着市场档口的朋友给人推荐。

  单干的抢狗者比较机动灵活,他们没有固定买卖地点,只有联系方式,只要是跟一些想要买狗的人熟了,他们会主动找到抢狗的人,约定一个地点收购,一般出货很快,“那些卖狗肉的老板很喜欢和这些人交往,因为他们的价格比老大的要便宜,”而有些在郊区比较偏远的地方租一块地方,专门放狗,积攒到一定数量后,再运向农贸市场。“以每只体重在15公斤左右的狗计算,一只就能获利三四百元左右,一晚上偷三只就能赚上千元了。”阿力毫不掩饰地承认,在这种暴利的驱使下,他当年也想买辆二手面包车,换个套牌,单干,抢狗赚点钱就回老家去。

  有何招数

  “麻醉针”瞬间放倒一条狗

  媒体报道过的这些偷狗、抢狗事件,特征都很明显,几乎全部发生在清晨,而知情者阿彪(化名)向南都记者讲述了更为详细而专业的内容。

  阿彪是湖北黄石人,是阿力的“拜把子”兄弟,曾经在仲恺区陈江混迹“江湖”。2010年,他在一个收售偷狗点负责过秤和宰杀。最初记者和阿彪接触的时候,他警惕性很强,只是告诉南都记者,虽然天天和偷狗的人接触,但不管是偷狗还是抢狗,他都没有直接参与过,并且早已经不在那里做事了。随后,在多次接触下,他向记者描述了偷狗的“诀窍”。

  他描述称,最早的时候是“捡狗”,就是路上一些流浪狗,那种方法比较残忍,就是直接用棍棒将狗打死运走。随后演化成偷狗,“因为用棒子打死狗,容易让人发现,所以技术有所改进,”用套索套住狗的脖子,使劲一勒,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但这是最低级的一种办法,刚刚入道的人常常使用。”

  由于诱惑实在太大,偷狗慢慢演变成了抢狗,并且使上了更残忍的方式:用一种装有麻醉针的专业吹管,选中目标,对准,用力一吹,麻醉针射到狗身上,不管多么凶猛的狗,一会儿就不能动了,看起来是死了,实际上还活着。有些偷狗的把医用乙醚放在面团或熟肉里,丢到狗跟前,狗闻到就会晕倒,偷起来轻而易举。

  “很多人发现自己的狗丢了,以为是晚上丢的,事实上这是一个错觉,”阿彪讲述,偷狗和抢狗的人基本上会选择在凌晨4点到6点之间,一是因为这个时候人的警觉性比较低,容易踩点和下手,二是因为一些老人和有钱的女人这个时候会出来遛狗散步,“这叫捎带脚”,看到路上有老人牵着狗就顺便抢上车,连入户都省了。

  如何交易

  订狗偷狗卖狗环环相扣

  阿力也不清楚,“老大”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偷狗的,只是知道以前他是私下里买卖羊的,“他们也不是什么黑社会组织,所谓的老大只是我们这样称呼他,他人还是很好的,”阿力被阿彪介绍给老大的时候,老大还给他几件不错的衣服。不过,卖狗的时候是决不允许阿力参与的。

  2010年冬天,不断有人前来找老大。后来阿力才知道,这些人都是惠州市一些狗肉店的老板,还有一些是东莞过来的,他们是来找老大订狗的,还有一部分人是来挑选狗的,挑选好了,付过钱就把狗拉走了。阿力介绍称,他们这些小混混去偷狗,便宜卖给老大这些人,然后老大再卖给狗肉店的老板,狗肉店的老板再高价卖给食客,这样就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了。

  “我给你算一个账,一斤狗肉在收购商手里15元,到餐桌上时已经变成了60元一斤。这些狗又不是自己养的,你说这里面有多大的暴利?”阿力认为,这里每一个环节赚的钱都是白捡的,没有亏的,只有养狗的人亏了。

  据阿力介绍,偷的或者抢的狗,也并不是当天就会被卖。有时候会积攒很多,有更大的收购商前来收购,然后集中运到别的地方去。那些单干的人更加机动灵活,他们会主动联系到狗肉店的老板,有些直接和市场档口的老板搭上关系,由他们向狗肉店老板推荐。一些名贵狗如果没有受到伤害,会被送到外市或者外省卖到宠物店。

  检索法规

  《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盗窃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刑法》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困局

  狗肉检疫空白把关全靠双眼

  南都记者通过对几家狗肉店的暗访,除了了解到他们对狗的来源不是太明确以外,对狗肉质量的把关也仅仅是靠双眼。“狗肉质量当然有保障,我们买的都是活狗,死的不要,所以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近日,江北三新村附近一家狗肉店的老板告诉南都记者,惠州市大大小小能吃狗肉的上规模的地方,几乎全部是杀活狗,就算是死狗,也要自己好好检查一下,看看是怎么死的,病死的、毒死的坚决不会要,“万一吃出人命来,我们也吃不消。”当南都记者询问如何保证这些活着的狗没有病?该老板透露,凡是做狗肉生意的肯定有自己的经验了。“主要还是要靠眼睛看,有些狗得了病,一眼就能看出来了,”河南岸附近的一家狗肉店的老板指着自己刚刚买的一条狗告诉南都记者,这种活蹦乱跳的狗肯定是健康的。

  关于狗肉检疫监管方面的问题,记者从惠州市农业局了解到,目前国家还没有任何法律法规或者规定专门针对狗肉检疫。对狗进行疫苗预防的措施是有的,但是,这几乎和食用狗肉没有太大的关系。能够保证肉类安全食用的环节主要是定点屠杀环节,比如猪肉、羊肉、牛肉检疫等。目前,狗肉定点屠杀方面也没有任何相关的规程,所以很难对它进行检疫。惠州市肉类协会秘书长莫先生表示,由于关于狗肉定点屠杀方面没有任何法规,狗肉在市场上的流通和食用,也不在各地肉类协会的管理范围之内,目前在全国关于狗肉的监管还是一个空白。



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21213/074613989088.shtml

分类: 
报刊类

添加新评论

大赛指南

  • 主办单位
  • --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
  • --中国新闻摄影学会
  • 承办单位
  • --安徽天方茶业(集团)有限公司
  • --动保网
  • --中国企业摄影家联盟

  • 亚洲动物基金
  • 北京市法学会公益法研究会
  • 中国动保记者沙龙
  •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

  • 中国文联《神州艺术》杂志
  • 中国张家界当代中国画创作研究院
  • 中国禅茶协会
  • 上善文化教育学会
  • 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 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 金蝶软件(中国)有限公司央企大客户事业部
  • 东巴视觉艺术研究中心

  • 中国新闻社
  • 中国网络电视台(央视网)专题频道
  • 中华读书报
  • 人民网
  • 中国网
  • 新浪网
  • 腾讯网
  • 光明网
  • 经济网
  • 凤凰网
  • 大公网

  • 2015年11月1日前,凡在具有全国统一刊号的报纸、刊物,或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的、具有登载新闻业务资质的新闻网站,知名动物保护组织门户网站上正式发表的新闻作品,均可参评。
  • 参评作品如侵犯著作权、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商标权等,评选工作委员会有权取消其参赛资格,法律问题由参评者自行解决并承担责任。

  • 作品征集从2015年6月22日起,截稿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以收到作品时间为准)。
  • 评选采取征集与展播相结合、单位统一组织和个人自由来稿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参评作品边征集边在相关网站进行展示
  • 参评作品可刻录光盘邮寄到组委会,也可发送到评选工作委员会征稿电子信箱。
  • 参评作品可以是电子版原稿、媒体刊载的截图、报刊复印件等。

评选截止

作品征集

作品征集从2015年6月22日起,
截稿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
(以收到作品时间为准)

关于我们

首届“天方杯”动物保护新闻奖.
宣传爱护动物的普世价值观,展示新闻舆论战线关注动保议题、提升动保理念、实践动保行动的报道成果

联系我们

动保新闻奖评委会:

  • 3207756167@qq.com 
  • 联系人:汪佳其(微信:wjq1117)
  • 手机:13465871613
  • 地址:山东青岛黄岛区灵山湾路247号203室

请在电子邮件题目或邮件信封上注明“参评动保新闻奖”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