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75— 翟明磊:月亮熊,不要哭泣

作者: 
翟明磊
职务: 
独立记者

热度: 519

 

在活熊身上取胆汁是数千年人类对动物折磨中最残酷的行为,在中国竟然是合法的。

—— 一位志愿者

我们每个人都有改变自己命运的可能。选择倾听向我们传来的信息或是转身离开,将决定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自己与其它生命的未来。

—— 罗便臣

握手

故事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

罗便臣是一位生活在香港的英国女人。1993年的一天,她与一大群游客在广州郊区的一个养熊厂参观。做为旅游项目,导游常带游客去购买熊制品。在人们热闹地采购商品时,罗便臣一个人不小心走进了养熊的熊房。

当她在黑暗中稍稍能看清时,呆住了——六十多头熊,被关在架高的小笼子中,根本无法转身,象套上了铁笼盔甲,每个熊肚子上插着一根金属管。黑屋子里回荡着熊各种各样的呻吟声,撞笼声。

突然她的背后被轻轻拍了一下,她一回头,一头大熊正对着她。她没有害怕,也不知道熊掌可以拍死人。本能的,她一下子握住了熊掌,这头叫“红”的母熊轻轻地捏了捏罗便臣的手心。她们的目光凝视在一起,熊的眼光中流露出希望解救的信息,这是在苦难中闪现温柔的目光。“这一刻我意识到,这只熊也许永远也不能被解救,但她向我传递的信息让我永生难忘。”

“这是我一生中接受的最强烈的信息,黑熊的眼光一下子刺穿了我的心,就象看到被殴打的孩子——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的。我有一种本能反应,要为黑熊做点什么。”

数年后,罗便臣在自己的右肩纹上了“月熊”两个中文字,“靠近骨头的地方,刺的时候非常痛。”

月亮熊又称亚洲黑熊。她是一种性情温和,常年食草,只有在饥饿与哺乳时食肉的熊,以胸口金黄色月芽纹出名。她的胆汁成了中国八十年代兴起的养熊业的商品,理由是“为了减少在野外猎熊取胆,我们发展人工养殖”。约七千头月熊,在中国各地的养熊场里,躺在一辈子无法站立与转身的生铁笼中,19厘米长的金属管刺入胆部,一天取两回胆汁。

罗便臣当时是一家国际动物保护基金的成员,五年来她始终为黑熊在奔走,想建立一个较大的救护中心,可是这家基金始终认为没有准备好。再也等不及了,“我可以做这个事。”1998年罗便臣放弃了优厚的职位和一位苏格兰女兽医郭慧铃还有香港人乔博理创办了亚洲动物基金会。

为了筹款,这个一无所有的草根基金会奔走在世界各地。同样是一位美丽而勇敢的女性,德国志愿者索芙不顾罗的劝阻独创了跳伞筹款:她穿上特制的黑熊服,一次次从直升机上跳下来,象一位冉冉下降的黑熊天使,在安全着陆后她会对围上来的欧洲人与孩子们唱一首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悲,伤的中国黑熊的歌曲。

钱就是一百,一千,一万二万地筹得。90%的捐款并不是来自公司,而是全世界一个个普通的家庭。

2000年7月24日,罗便臣与四川林业局签订拯救被淘汰的三十多家小型养熊厂的五百头黑熊的协议,政府并承诺逐步取消养熊业。在一片荒凉的四川龙桥林场中,二百亩荒地被用来修建黑熊拯救中心。完全由西方的基金会独立建设动物保护基地,这是中国第一次。

伤害

第一批黑熊来到了拯救中心。罗便臣与志愿者们通宵达旦地救助。

第一头黑熊叫安德鲁,他只有三条腿,熊前掌与熊臂被活生生砍掉了。瘦得皮包骨头。现在他长得英俊温和,成了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形象大使。

看到这些黑熊,罗便臣泪水一下子下来了。

黑熊是种天性 爱自由的动物,在野生环境中每平方公里只有一头。而在养熊厂,他们被关在无法直立的笼中。各种各样的挤压笼让它们生不如死,有的关了二十年。不少黑熊用咬自己的膀子,用头猛烈撞击铁笼来自残。有的黑熊因为撞击,额头与脸血肉模糊,没有一根毛了。“ 有时真觉的是个谜,我们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黑熊从狭小的笼子里拖出来,真不知道他们当时怎么把活熊塞进去的。”救护组的成员吴国建称。

一个叫腊肠的黑熊运来时,脸和爪子全部溃疡。原来熊的指爪如果不在野外磨用,会长成360度的螺旋型,尖利的熊指甲会深深倒刺进熊爪,整日鲜血淋漓。一年后腊肠成为伙伴中的爬树冠军。

在这些养熊场,没有任何医疗设备,所有的熊都将终生抽胆直至死亡。

 

罗便臣的救助中心的办公室兼宿舍是一排用茅草铺盖的建筑。在她的办公室旁边有同样风格的熊舍,住着一头叫 FANZ的母熊。她只有一头黑猪那么大,完全不能与身高二米多的同类相比。原来这头熊从小被关在连人也只能缩身而进的小笼子中,22年来,她成了头大身小的侏儒熊。主人将她四爪的第一个指关节全部剁掉,她无法爬树无法抓握东西,心肺都有病。罗便臣最怜惜她让她的单身熊舍紧挨着她的宿舍。现在她享受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人们叫她“会笑的熊”。

让基金会员工睁大愤怒的双眼的是另一头熊,这个熊的腹部长年取胆已长了一个巨大的肿瘤,可是场主还是没有放过它,一根加长的金属管穿过腹部拱起的肿瘤直穿胆囊。

饲养组组长王善海是原来的林场工人,过去,他从未听说过黑熊取胆的故事。第一次,他只觉得好奇怪,为什么肚子上都有根管子。现在他最喜欢一头叫苏赛的棕熊,这是他花二天三夜从四川开车到天津解救的大熊。见到苏赛时,她穿着用钢条做的铁马甲,防止她抓挠腹部的伤口。打开铁马甲的正面是一扇小铁门,一根塑塑料管直通她的胆囊,并有个开关,随时象放自来水一样取胆汁。这件三十斤的铁马甲,苏赛背了十多年了。 “如果可以,我会一辈子在这儿守着它们,我们中国人90%都不知道它们可怜的故事,我要一遍遍告诉我碰到的人:我们是把动物当畜牲,罗女士他们把动物当生命。”

这种原始残忍的取胆方法连中国政府都明令取缔,但在东北的熊厂还是大量采用。“抽胆时有一种剧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惨叫的熊实在是不能忍受的。”亲眼见到取胆汁的《新民周刊》记者胡展奋说起这个场面,气得全身发抖,桌子上的玻璃杯震得发响。

“每一头熊能救活,都是奇迹。”美丽的苏格兰兽医总监郭慧铃告诉我。

如果把月亮熊比成人,那它就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在野生环境中,月亮熊从不示弱,即使病得很厉害,它不会呻吟,不给对手乘机进攻的机会。因此被发现有病的黑熊往往已经奄奄一息了。

打开腹腔,常常惨不忍睹:“满是囊肿,恶臭的腹积水,各个器官因为感染而病变。”一根金属管一半被缝在熊胆囊内部,深入胆囊,有的因为年长甚至穿透了胆囊。严重的根本无法救治,只能实行安乐死。

在国际濒危动植物保护公约中,月亮熊被定为一级保护动物,在中国,因为有巨大的经济利益,月亮熊被定为二级保护动物,取胆汁在中国是合法的。现在林业部规定,为了“更人道地对待熊”,取缔有管引流,要使用无管引流。所谓无管引流,是不用金属管,而是用肠衣在熊腹部开个肉管道直通胆囊。无管引流被认为是“更人道”,这种中国式的“人道”被有些专家认为是自欺欺人。

“错了,无管引流,因为开口就在腹腔表面,细菌更容易进入,容易引起腹膜炎。”郭慧琳告诉记者,“更可怕的是,很多的场主用的是假无管引流,将一个透明的塑料管缝在熊的体内,为了固定塑管,同时将一个金属夹子缝在腹肌上。除了胆囊,周边肌肉全部腐烂,一动手术,我们要将熊的腹部挖去碗口大小,深达内脏的血肉。而这一切除非中国主管部门官员到了手术台上才能发现。”林业部这个规定出来后,拯救黑熊中心救来的熊伤病情况更加恶化。饲养组组长吴国建原来是一个普通的木工,现在他热爱自己的工作。“我要指出,我们的有关部门说建养熊厂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野生的黑熊,可是送到我们这儿的黑,10%是缺胳膊的。你想一想为什么?还不是利益驱使这些场主在野外捕新熊夹断了熊膀。”

“没有一个人,因为不使用熊胆汁而死亡。熊胆是被认为降火增明的作用,主要成分是熊去氧胆酸,现在完全可以用草药与人工合成取代,消除月亮熊痛苦的唯一办法是完全取缔取胆汁这一行为。”罗便臣这样说。

“经常有人叫我熊妈妈,我有一百多个孩子,都是月亮熊”。

乐园

痛苦的手术往往长达五六个小时,98%的取胆黑熊,胆囊都发生了病变,只能切除。

长时间的囚禁,24小时只能躺着的囚犯们,失去了站起来的机能。罗便臣们第一个任务是站在凳子上用蜂蜜鼓励它们运动,直立起来。一次次跌倒坐地后,熊的肌肉渐渐恢复。

黑熊在野外是个独行侠。在这儿饲养员则要培养他们合群的习惯,往往是先在一头黑熊身边放上另一头,这两头黑熊有个相互适应的过程,往往还会摔跤一阵子。然后和好了。再放进一头,又是一阵打架。再放进一头。

每组黑熊拥有一个大花园,园中有树林草地,竹林,喷水池,攀爬架。

为了让黑熊们通过玩耍多运动起来,月熊中心设计了各种玩具。中空的大球,四面有洞,水果,糖果会随着月熊的玩耍而漏出来;各种各样的竹筒,大木块塞上水果后,放在花园中的各个角落,让月熊们玩个捉迷藏的游戏。这些玩具被称为“趣味性装饰。”熊每天十八个小时寻找食物,每天不一样的趣味性装饰刺激黑熊用脑,并使他们感到快乐。

水果还会被放在树杈上,模仿野外的果树;悬挂的大木块涂上了蜂蜜,月熊们一边舔食一边玩耍。

“其实当你看到一头公熊与母熊亲切地玩耍时,千万不要想当然认为他们就是恋爱关系。熊的智商高于许多动物,他们也许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他们有友谊,也会忧郁,会开玩笑。”朱柯告诉我们。

夏天黑熊们最欢喜吃的是冰糕。冰糕五颜六色,每个都有一个油漆桶大,里面有水果与果汁混和在一起。

高高的茅草顶的熊舍中,黑熊睡在特制的吊床上,最喜欢的姿势是睡得四脚朝天。饲养员是按小时精确按程序完成每天的工作。混和动物蛋白饲料,混上切块的黄瓜,苹果,白菜,西红柿全面补充营养。

也许黑熊们的唯一遗憾是再不能回到野外,因为黑熊的一切生存技能是在二岁前通过母熊教授的,而被解救的黑熊出生在熊场,失去了野外生存的能力。

生命

最初的拯救中心只有一个小小的养殖园,所有外国员工住在兽医院,也就是一座破败二层楼房的楼上。

没有任何娱乐,远离城镇,老外们只能到镇上用编织袋做成的歌舞大篷中跳交谊舞。在缺电而变调的流行歌曲中,老外们认真跳着一流的探戈与拉丁舞。“在烛光中,来自各国的志愿者们谈着黑熊的命运。”创办时的经理杨敏回忆,“那时经常断水,有时一次三天”。当时创办人只有四五个,有时只有一个人守在农场。守在完全没有人烟的黑暗中的苏格兰姑娘,带着哭腔打电话来,“真想住一天假日酒店啊!”

一切为了黑熊。

“他们真是和我们不一样,你知道,最长的拯救手术,从早上九点做到晚上六点,他们全部站着,没有时间吃午饭。”曾等在医院外的饲养组组长吴建国称。

在手术现场,记者看到各国的志愿者兽医,用中国唯一的兽用呼吸麻醉器为黑熊麻醉,每隔十五分钟做血液测试与观察,尽量减轻黑熊的痛苦。在不锈钢的手术台上,有褥子与十多个热水袋,让黑熊尽量舒适一些。医生轻轻抚摸着黑熊的膀子,一边搭脉一边让它放松。

生命永远是平等的。

曾有人问他们“中国有这么多穷人,为什么你们救黑熊不救人”?“每个基金会都有自己的分工,我们做自己想做的。”公关部的经理这么回答。她私下里告诉记者:“其实往往问这样的问题的人既不会救动物,也不会救人。”

感动

185头黑熊被解救了,156头存活下来。九头死去的熊被放在黑熊墓地。绿草地中,每块石头上有黑熊的名字,每座绿草茵茵的坟上有十字架,墓地中一排座椅让人们坐下来静静腼怀月亮熊。

一位叫LiLi的中国小姐一看见黑熊的铁背心,失声哭了起来,她说“我为这件事发生在我的国度而羞愧,我们怎么可以对动物干这样残忍的事。”罗便臣搂着她,轻声说,“你知道吗,畜牧业的残酷的动物试验最早在英国流行开来。我同样为自己是英国人而羞愧。但我们可以做一点事。”

“每个路边的农民都知道我们在干一件好事。我们的资金99%来自海外,但4月16日在成都三叶酒巴举办筹款晚会,我们在中国的公司白领中筹得十二万的捐款。”罗便臣说。

中国人并不是冷漠的。

最让讲解员朱柯难忘的是中国的孩子们。她看到,当罗小姐问孩子们“你们知道一头熊要被取胆汁多少年吗?”孩子们有的回答,五年,十年。一个孩子认真说:“一千年。”

在熊的坟地上,有的孩子说,“我们踩在熊身上呢!”一个孩子长久地在坟上对死去的黑熊说着话,朱柯问“你说什么呢”?孩子羞涩地跑开了。

 

呼吁

“我们的目标是2008年奥运会前取缔养熊业。目前众多大养熊场主欺骗政府无管引流是“人道的”,并大量使用假无管引流,可是中央某部门官员并不知情,也不愿意听取我们的反应。这让我很气愤与无奈。如果男性官员都是这样,我们会寻找 女官员的帮助。”罗便臣说话总是那么直接与本能。

“从对一种动物折磨时间与痛苦程度来说,黑熊取胆在几千年的世界历史中可以排第一,但这在中国是合法的。”青岛来的志愿者王长青是一个书商,在一个月的饲养组经历中,他已成为坚定的反黑熊取胆人士。

由于养熊场的兴盛,熊胆汁供过于求,在中国,人们不仅有熊胆的各种药品,甚至发明熊胆洗发水与洗面奶。

“因为中药与动物虐待相关,许多国家禁止中药的进口。我们想说服中国政府与中医药师合作,去掉这些动物成份将有利于拓展国际市场,希望这是双赢的事。”罗便臣女士称。

目前亚洲动物基金会通过给熊场每头熊低于市场价,但高于熊肉与熊掌卖出价的补偿金,来取得熊场的取胆黑熊,并已销毁35个小养熊场的经营许可证。但这对于救助7000头黑熊只是杯水车薪。

“无论用什么所谓的人道方式,在熊身上提取胆汁都是不人道的!”

“只要在中国取熊胆汁还是合法的,我们的许多方法都无法用上。”在办公室内总是光着脚的罗便臣来回走着。

“但每一个我接触的中国普通老百姓与孩子都给了我希望,我也许会老死在香港。我属于这片土地,我要看到月熊全部解救的一天。”

附小知识:

中国药典称熊胆汁:

1,祛肝热 2,缓解痉挛 3,改善视力 4,清热解毒。

目前有关熊胆的中药15种用于治疗眼科疾病;8种用于外科;4种用于内服的血管与肠胃疾病;1种用于治疗癌症。

月熊

学名:亚洲黑熊。全世界有八种熊,大熊猫,美洲黑熊,棕熊,眼镜熊,北极熊,印度长毛熊,马来熊。亚洲黑熊是一种性情温顺的熊,在亚洲有2万5千头,中国有1万6千头。东北、四川、云南都是养熊大省。

支持:

需要的支持是不用熊胆制成的药,并劝阻别人用药。您还可以写信给政府与保护动物协会发表您的意见。

 

来源:http://gongyi.qq.com/a/20100517/000099.htm

分类: 
新闻专题类

大赛指南

  • 主办单位
  • --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
  • --中国新闻摄影学会
  • 承办单位
  • --安徽天方茶业(集团)有限公司
  • --动保网
  • --中国企业摄影家联盟

  • 亚洲动物基金
  • 北京市法学会公益法研究会
  • 中国动保记者沙龙
  •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

  • 中国文联《神州艺术》杂志
  • 中国张家界当代中国画创作研究院
  • 中国禅茶协会
  • 上善文化教育学会
  • 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 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 金蝶软件(中国)有限公司央企大客户事业部
  • 东巴视觉艺术研究中心

  • 中国新闻社
  • 中国网络电视台(央视网)专题频道
  • 中华读书报
  • 人民网
  • 中国网
  • 新浪网
  • 腾讯网
  • 光明网
  • 经济网
  • 凤凰网
  • 大公网

  • 2015年11月1日前,凡在具有全国统一刊号的报纸、刊物,或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的、具有登载新闻业务资质的新闻网站,知名动物保护组织门户网站上正式发表的新闻作品,均可参评。
  • 参评作品如侵犯著作权、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商标权等,评选工作委员会有权取消其参赛资格,法律问题由参评者自行解决并承担责任。

  • 作品征集从2015年6月22日起,截稿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以收到作品时间为准)。
  • 评选采取征集与展播相结合、单位统一组织和个人自由来稿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参评作品边征集边在相关网站进行展示
  • 参评作品可刻录光盘邮寄到组委会,也可发送到评选工作委员会征稿电子信箱。
  • 参评作品可以是电子版原稿、媒体刊载的截图、报刊复印件等。

评选截止

作品征集

作品征集从2015年6月22日起,
截稿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
(以收到作品时间为准)

关于我们

首届“天方杯”动物保护新闻奖.
宣传爱护动物的普世价值观,展示新闻舆论战线关注动保议题、提升动保理念、实践动保行动的报道成果

联系我们

动保新闻奖评委会:

  • 3207756167@qq.com 
  • 联系人:汪佳其(微信:wjq1117)
  • 手机:13465871613
  • 地址:山东青岛黄岛区灵山湾路247号203室

请在电子邮件题目或邮件信封上注明“参评动保新闻奖”字样。